10bet十博客户端_10bet十博app_10bet十博手机版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国】被司马光黑化的魏文帝曹丕,其实是一位幽默家

(2021-08-24 23:15:38)
10bet十博客户端标签:

魏文帝曹丕

司马光

幽默

九品官人法

辛毗

分类: 10bet十博手机

【三国】被司马光黑化的魏文帝曹丕,其实是一位幽默家

衣赐履:这回讲魏文帝曹丕。我们先看两条史料。

第一条,《资治通鉴》载,秋七月,冀州大蝗,饥。

第二条,《三国志·文帝纪》载,秋七月,冀州大蝗,民饥,使尚书杜畿持节开仓廪以振之。

这两条史料讲的是同一件事,都是公元222年冀州闹蝗灾。只不过,《通鉴》给我们的感觉,在曹丕治下,百姓民不聊生。但《三国志》则表明,蝗灾之后,曹丕专门派督导组赶赴灾区,带着皇帝的信物,开仓振灾,给百姓送去政府的关怀。

司马光记载的是事实吗?是。

司马光记载的是全部事实吗?不是。

然而,缺少了全部事实与部分事实之间的那部分,就会让人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冀州闹蝗灾,曹丕决定得了吗?不能。但曹丕可以决定救,或者不救。于是,让尚书杜畿持节开仓振灾。

这个,司马光不记。说明什么?

能得出一个结论司马光在黑曹丕

司马光和曹丕有仇吗?

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司马光姓司马。篡了曹魏政权、建立了西晋王朝的司马炎,也姓司马(司马光自称西晋安平献王司马孚的后代。而司马孚则是司马懿的弟弟,司马炎的族叔祖)。

黑篡了汉的曹丕,就是给篡了魏的司马氏洗白。这个,就是人性逻辑,也部分地体现了政治逻辑。

可见,在涉及切身利益时,以士大夫道德楷模闻名的司马光,那管史笔,也是一笔写不出两个司马”来

所以,我们读史,要慎而又慎。史官记录的,不一定是编造,但可能与事实有偏差。这个偏差,可以送一个人上圣坛,也可以送一个人上耻辱柱

我不姓司马,所以我指出司马光这个恶意的不记录。如果我姓司马,可能对此视而不见了

这一回,我们给曹丕作个不完全小结

不着调还是善纳谏?

公元220年,十月,曹丕接受汉献帝刘协的禅让,成为大魏朝的皇帝。一时间,满朝大臣都称颂魏朝的功德,对已经灭亡的汉朝,嘲笑的,批评的,诋毁的,回荡在曹丕经过的每个角落。只有散骑常侍卫臻不断向大家解释禅让的大义,称赞汉朝的美德。

曹丕好几次见到卫臻,一看他打算说话,就抢先开口:

老卫,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说的都是对的,汉朝确实很有美德,因此,普天下的珍宝,我都一定跟山阳公(献帝刘协)共享。

***

有一次,曹丕对侍中苏则说:

老苏啊,跟你说个事儿,你以前攻破酒泉郡、张掖郡的时候,西域曾派使臣到敦煌郡,他们贡献的珍珠太特么炫了,直径一寸!你说,这么大的珍珠,咱能买得到吗?

苏则面无表情,说:

如果陛下以教化润泽中国,使恩德远播沙漠(应指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珍珠这样的东西,自会有人送来。如果要向人求取才能得到,还能算得上珍贵吗?

曹丕默然。

***

曹丕征召中郎将蒋济为散骑常侍。早前儿不久,曹丕给征南将军夏侯尚下了一道诏书,说:

你是我的腹心重将,所以对你委以重任。你可以作威作福,有杀人和赦免人的特权。

夏侯尚看了诏书,乐得直冒鼻涕泡忍不住就想嘚瑟,正好蒋济,夏侯尚就把诏书拿出来显摆。蒋济抵达京城,曹丕问他有什么见闻,蒋济说:

陛下,我真没看到什么值得称道之处,只听到了亡国之语罢了。

曹丕一听,脸色大变,强忍怒气,问蒋济何出此言。

蒋济说:

“作威作福”,《尚书》中清楚地将它写作戒律。天子无戏言,古人对这一点非常慎重,还请陛下明察!

曹丕释然,立即下令追回给夏侯尚的诏书。

衣赐履说:这里解释一下。作威作福,现在表示妄自尊大,滥用权势,只是形容一个人牛逼闪蛋的作派而已,但以前不是。据说,武王灭掉商纣之后,请商朝遗臣箕子介绍治国思想。箕子说,只有天子才有权给人以幸福,只有天子才可以给人以惩罚,只有天子才可以吃美好的饭食,而臣下没有权力给人以幸福和惩罚,也没有权力吃美好的饭食。也就是说,作威作福这个事儿,只有天子能干,臣子是不能干滴,臣子干了,就是僭越。所以蒋济有此一说。

注:《尚书·洪范》载,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臣无有作福作威玉食。臣之有作福作威玉食,其害于而家,凶于而国。

***

又一次,曹丕要迁徙冀州籍士兵的家属十万户,充实到河南郡(河南省洛阳市东白马寺)。当时大旱,又闹蝗灾,百姓饥馑,朝廷各部门都认为不可以,而曹丕态度却很坚决。侍中辛毗和朝廷大臣请求晋见,曹丕知道他们要说这个事儿板起面孔等着。大家见皇上脸色不好,都不敢说话。

辛毗说,陛下要迁徙士兵家属,理由是什么?

曹丕说,你认为不对?

辛毗说,确实不对。

曹丕说,我不和你讨论。

辛毗说:

陛下认为我不算个蠢才,所以将我安排在身边工作。我的职责就是提供意见建议,陛下为什么不和我讨论呢?我说这些话,对我个人并没有什么好处,完全是为国家着想,陛下又有什么理由对我发脾气呢?

曹丕也不答话,站起身要走。辛毗三步并两步赶上前,一把拉住曹丕的衣襟。曹丕用力夺回衣襟,头也不回地走入内室。过了好一阵子,曹丕又出来了,对辛毗说,佐治(辛毗的字),你搞什么搞嘛这样逼我有意思吗!

辛毗说,强迫移民,既失人心,又没那么多粮食,所以我不得不力争。

曹丕于是把迁徙的数目打了个对折,只迁徙了五万户。

又一次,曹丕外出打猎,对官员们说,射野鸡,可真爽啊!

辛毗在旁边说,对陛下来说,是爽了;对我们这些臣子来说,可是真不爽诶。

曹丕再次默然,以后就很少出打猎了。

衣赐履说:上面的这几件事,散见于《三国志》相关传里,司马光都给拢到公元220年曹丕称帝这年了。分开看,没啥感觉,拢到一起,立即感觉曹丕这个货整天不着调,不是琢磨着再弄点大珍珠,就是带着文武百官满世界打野鸡,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有为之君啊。

我们换个角度,卫臻苏则、蒋济、辛毗这些人,跟皇上说话,怎么都跟训傻小子似的?他们就不怕,曹丕被训急了抽他们,甚至砍了他们要知道,曹丕不是挼货诶,他杀起人来,那屠刀也是冒着寒气的诶。以前我们讲过,公元219年,身为魏国太子的曹丕处理魏讽谋反案,一次就诛杀了几千人,他下得去狠手。那苏则、蒋济他们还敢这么对曹丕说话?只能说明,曹丕这人,是讲道理的,是听得进劝的。臣子们敢于批评并非臣子们胆大,而是曹丕给了臣子们批评的空间

这是优秀帝王应该具备的一个品质——从善如流

九品制与察举制

公元221年,曹丕下令,各郡、封国人口满十万的,每年举荐孝廉一人。对特别优秀的人才,不必拘泥于人口。

衣赐履说:这条命令很短,但字字都浸透了老百姓的血泪。我们对比一下汉和帝时的一道诏令:

……自今郡、国一律每二十万人每年举孝廉一人,四十万举二人,六十万举三人,八十万举四人,一百万举五人,一百二十万举六人。不满二十万的二年举一人,不满十万的三年举一人。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和帝时,二十万人举荐一人一个郡的人口或超过一百二十万。到了曹丕时代,十万人举荐一人,是曹丕打算扩招公务员队伍?当然不是。而是因为人口锐减,各郡根本凑不到二十万人啊,那种人口超过百万的郡,恐怕已经绝种了。为什么呢?因为,一是百万人口的郡岁举孝廉十人,这是不可能的;二是上面我们刚说了,曹丕要从冀州迁十万户到首都洛阳来(河南郡),也即,东汉时人口稠密、最为繁华的首都洛阳地区已经荒无人烟,到了要从外地移民的地步了。从一个简单的察举命令,我们就可以推测,连年的战争,致使生灵涂炭,多少百姓死于战火。

公元222年,正月,曹丕下诏说:

现在考评推荐干部,与古代推荐人才是一样的。哪怕只有十户人家的小地方,也一定会有忠信贤达之人。如果先给年龄设个坎儿再推人才,那么,吕尚、周晋根本不可能建立后来的功业。现命令各郡、国选拔人才,不必拘泥于年龄老幼;儒生能够通晓经术,吏员能够懂得文墨、熟悉法令,可以考试选用。有关部门要追究那些弄虚作假之辈

衣赐履说:吕尚就是姜太公,据说八十岁才步入仕途。周晋是周灵王的太子聪明过人,很小的时候就显示出为政的才干。这条诏令进一步透露出,人口太少,中青年干部的选取已经非常吃力,不得不放宽选举年龄。

早在公元220年曹丕已经继承魏王、尚未称帝时,尚书陈群认为,汉朝任用官员,并没有把人才都选举出来,于是建议设立九品官人的制度:

在州和郡都设置中正这个职位,以确定应该选用哪些人;中正由各州、郡里,中正贤德、能够鉴别人才的人担任,由他们鉴别人物品行、能力,分出高低不同等级。

衣赐履说:九品官人法始自曹丕从曹丕专门下诏令确定郡国推荐孝廉的人数,以及取消年龄限制来看,在他执政期间,九品制和察举制可能是并行,或者有某种程度的融合。有人说九品官人法是曹丕为了当皇帝与士家大族作的政治妥协我坚决反对。

关于九品官人法,以后我们专门探讨。

轻刑减赋,体恤百姓

总体上看,曹丕还是比较宽厚的,对老百姓比较体恤,我们举几个例子。

曹丕称帝之后,民间常有诽谤朝廷的流言,曹丕很生气,下令凡诽谤朝廷者,一律诛杀,对举报者给予重赏。治书执法高柔上书说:

如今诽谤者杀,举报者,这样就使得那些犯了错的人想悔改都没有机会,又会促使诬告成风,这并非减少诽谤、教化天下的好做法。当年,周公发布文告,盛赞商朝的祖宗,而没有把小人之怨太当回事儿汉文帝时,也曾经废除妖言诽谤的法条。我认为应该取消诛杀诽谤、赏赐举报的法令以仁、恕之道治理天下,教化百姓。

曹丕不听。于是,诬告之风愈演愈烈。曹丕见状,下诏说:

敢以诽谤相告者,他举报别人什么罪,就给他判什么罪。

这样,诬告之风,渐渐刹住。

公元223年正月,曹丕下

自乱世以来,战争频仍,天下之人,互相残杀。今海内初定,敢有仇的,诛族

公元224年,正月,曹丕下令说:

从今以后,除了谋反大罪可以举报之外,其余的,有关部门一律不得受理。有诬告的,以其罪罪之。

不久,又下令群臣讨论减轻刑罚,以惠百姓。

十一月,冀州发生饥荒,曹丕派使者开仓振灾

公元225年二月,曹丕派使者在许昌和沛郡之间巡视,过问民疾苦,对穷困者给予救助

此外,减税、减赋的事,曹丕也做了不少,我们就不罗列了。

衣赐履说:总体上看,曹丕在位六年时间,魏国政权稳定,百姓日子也还过得去,至少比他爹曹操时代要强多了。其实,我个人感觉,曹丕这个人不太喜欢打仗,但是“一统天下”的政治理想,或者说政治责任,促使他必须——

讨伐东吴

曹丕曾问过贾诩,是先打刘备,还是先打孙权。贾诩说,那两个家伙都挺难打,咱还是先发展自己,积蓄力量,等待时机为妥

曹丕不听。

公元222年,曹丕从洞口、濡须、江陵三个方向同时攻打孙权,小胜,但没有取得战略性突破可参详拙文《夷陵之战后,曹丕对孙权发动了全面进攻

公元224七月,曹丕打算进攻东吴,侍中辛毗劝谏说:

现在国家初步安定,土地虽然广阔,人口却很稀少,在这时动用百姓,为臣看不出有什么好处。武皇帝曹操多次出动精锐,也只不过刚刚到达长江,就无奈退兵。现在,我们的军队在数量和质量上并不比从前强,而孙权治下稳定,兵多将广,干掉他恐怕并不容易。臣以为,我们当前最好的策略,莫过于休养民力,开垦田地,十年之后,再调集人马,讨伐叛逆,必定一举成功。

曹丕说,依你的意思,是要把孙权这个后患留给子孙喽?

辛毗说从前周文王所以把商纣留给武王去消灭,是因为他知道时机尚未成熟。

曹丕不听,留下尚书仆射司马懿镇守许昌。八月,亲自乘龙舟指挥水军,沿着蔡河在安徽省阜阳市注入颍水、颍水在安徽省寿县西南正阳关注入淮河进入淮河,到达寿春安徽省寿县。九月,抵达广陵江苏省扬州市

吴安东将军徐盛向孙权建议,砍伐大树,制作木桩,立在岸边,再用芦苇编成的席子包挂在木桩上,做成假城池和望楼,沿江布置,迷惑曹丕。于是,一夜之间,东吴在石头城至江乘一线,立起无数城池和望楼,连绵相接,长达数百里。孙权又下令,多派大型舰船下水在长江上游,显示我大东吴的军力

当时长江水位上涨迅猛,曹丕临江而望,叹息说:

尽管万千铁骑,却毫无用武之地,看来无法取胜了!

十月,曹丕回到许昌。

衣赐履说:关于徐盛做假城池的记录,出自晋朝人干宝的《晋纪》,干宝是什么人?他最有名的作品不是《晋纪》,而是《搜神记》,被喻为中国志怪小说的鼻祖。我没看过《晋记》,但一夜之间建数百里“伪装工程”神话,我只能说是《搜神记》的笔法。

公元225二月,曹丕下诏,以陈群为镇军大将军,随御驾出征,负责督察各路军队,总领随驾尚书台事务;以司马懿为抚军大将军,留守许昌,负责处理留守尚书台事务

八月,曹丕下令水军从谯沿涡水进入淮河。十月,前往广陵故城,在长江岸边检阅军队魏军将士十余万,旌旗飘荡数百里,大有跨过长江的意图。吴布置军队严阵以待。当时天气寒冷,江边结冰,战船无法入江。曹丕眼望长江的汹涌波涛,叹息说:

哎!这是上天注定要分割大江南北啊!

于是下令撤军。

衣赐履说:这次征东吴之后,估计曹丕统一天下的想法也就搁下了,也没办法不搁下——几个月之后,就去世了。实际上,我感觉曹丕跟他爹不太一样,曹丕不是一个战争狂人,对蜀汉,他就打过一次,打败刘封,并房陵、上庸、西城为新城郡,任命孟达为太守。对东吴,好像征讨次数挺多,实际上真正交锋的,也就同时进攻洞口、濡须、江陵那次,此外,要么规模不值一提,要么双方根本就没照面儿,隔着长江互相竖了竖中指而已。特别是上面讲的公元224年、225年这两次,与其说是征讨东吴,不如说是集体公费旅游。


限太监、压外戚、防宗室

历史真的很吊诡。曹丕虽然说出了自古及今,没有不亡之国”的话,但毕竟还是希望曹家江山永固,因此,在吸取了西汉七国之乱和东汉太监、外戚乱政的教训之后,曹丕对太监、外戚、宗室都给予了制度性打压。

公元220,曹丕下令,宫中的宦官任职,不得超过各署令(六百石以下)。

公元222年曹丕下诏说:

妇人政,是祸乱之本。自今以后,群臣不得向太后奏事,皇后家族的人,不担任辅政之不得无功而受爵位

同年,三月初一曹丕封皇子曹叡为平原王,晋封皇弟曹彰等人为王。四月,鄄城侯曹植为鄄城王。

但是,曹魏对诸侯王的管理相当严格。当时,诸侯王只有封国,没有半点权力。各王国只配备百余名老弱残警卫,与都城隔千里,而且不允许诸侯王到京城朝见皇帝朝廷在各国设置防辅和监国等官员,监视王爷们的行动。史称,曹魏的王爷们,贵有爵,但实际上与平民百姓没有什么两样,甚至,平民百姓而不可得各种法令严峻急切,王爷们的过错和恶行,昼夜不停报往朝廷

据说北海王曹衮勤奋好学,行为谨慎,从来没有过失。北海国文学和防辅商量说:

咱俩奉命观察北海王的举止行为,他有过失,我们要上报朝廷;但人家做了好人好事,我们也应该向朝廷汇报

于是,两人联名上表,把曹衮一顿猛夸。曹衮知道后,非常惊恐,责备文学官说:

加强修养,约束言行,这是做人的本分你们却将这些上报朝廷,你们是在给我增加负担啊!我如果有善行,不怕朝廷不知道,而你们急着上报,这是给我帮倒忙嘛!

衣赐履说:《三国小全史》作者柳春潘先生认为,曹丕的“这些做法,是值得肯定的”。老实说,曹丕限太监、压外戚、防宗室,做得很到位,达到了预期的目的,曹丕、曹叡两朝,都没有出现太监、外戚专权,宗室叛乱的情况。但是,却出了一个司马家。司马家经过数十年经营,夺了曹氏江山,不但没有宗室可以与其对抗,就连稍微像点儿样的、能和司马家斗一斗的太监和外戚都没有一个。

那么,我们就不得不提出问题,把太监、外戚、宗室全部摁住,究竟是对还是错呢?

而司马家又吸取了曹家的教训,大肆封王,而且这些诸侯王都有相当的实力,于是,西晋政权,二世而斩。

帝国要想长治久安,真是难啊,哈哈哈。

幽默

公元226年,五月,曹丕病重,晋封曹叡为太子。

五月十六日,召中军大将军曹真、镇军大将军陈群、征东大将军曹休、抚军大将军司马共同接受遗诏辅

后宫淑媛、昭仪已下的小老婆们,全部打发回家。

五月十七日,曹丕逝世,享年四十岁。

曹丕其实是个挺幽默的人

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喜欢听驴叫。王粲死了之后,曹丕参加葬礼,对同去的人说,王粲喜欢听驴叫,咱们可以每人学一声,算是给他送行吧。于是,葬礼上响起一片驴叫,呵呵。

这个故事出自《世说新语》,虽未必属实,但即使是编的,也应该是围绕曹丕的性格特点进行的。

实际上,曹丕确实爱开个玩笑唔的。《三国志·太祖纪》裴松之注引《魏略》载,有个扶风人叫王忠,长安地区遭逢战乱,粮食奇缺,王忠曾经以死人肉充饥。后来,王忠归附曹操,做了中郎将。曹丕听说王忠曾经吃过人肉,有一次让王忠陪行外出,叫人从乱坟中挖出几个骷颅头挂在王忠的马鞍上,以为欢笑,呵呵。

真是黑色幽默诶。

曹丕的幽默本色,到死都没变。

当初,有个沛国人叫朱建平,善于看相,准得不得了。曹操就把朱建平召来,做了个郎官儿。曹丕时任五官将,让朱建平看个相,算个寿命。朱建平说,将军寿数当为八十,但四十岁时会有个小灾,到时须加以注意。

曹丕四十岁时病重,眼看没救了,他并没有怨恨朱建平,而是说,建平说我能活到八十,他是按照昼夜来算的啊。

看,曹丕到死,都不忘幽他一默。

实际上,曹丕在不少领域都有建树,除了上面讲的,在外事方面,西域诸国前来进贡,在西域重新设置了戊己校尉;北方的鲜卑和乌桓,也都臣服。内事方面,尊孔崇儒,发展经济,国内相对稳定。

此外,曹丕还是重要的诗人和文艺评论家。他的《燕歌行》是现存的第一首文人创作的完整的七言诗。他的《典论·论文》是中国最早的文学理论与批评著作。他还组织了一个写作班子,编纂了一套专供皇帝阅读的文章,共千余篇,称为《皇览》。

我个人认为,曹丕这个皇帝,干得还是可以的,如果曹操打九十分的话,我给曹丕打八十分。后世对曹丕的印象似乎不怎么好,一方面可能与他逼着曹植写《七步诗》有关,给人感觉连亲弟弟都不能容,太过冷血。其实,这诗一定是后人的伪作,但老百姓可不管那套,非安曹丕头上不可。另一方面,可能与对吴蜀征战未能建功有关。其实,对手是孙权和诸葛,换了谁,又能建立什么功勋呢?

我们以曹丕的一首五言诗作为结束,作于公元225年征孙权的时候,曹丕大军到达广陵,骑马立于长江岸边,望着阻隔于他和孙权之间的滔滔江水,既有一举灭吴的抱负,也有“望江兴叹”的无奈,有感而作。

观兵临江水,水流何汤汤!

戈矛成山林,玄甲耀日光。

猛将怀暴怒,胆气正从横应读如黄

谁云江水广,一苇可以航

不战屈敌虏,戢兵称贤良(戢读如吉。指收敛)。

古公宅岐邑,实始翦殷商古公即古公亶父,周文王的祖父

孟献营虎牢,郑人惧稽颡(下跪,跪拜颡读如桑,上声)。

充国务耕植,先零自破亡。

兴农淮、泗间,筑室都徐方。

量宜运权略,六军咸悦康

岂如东山诗,悠悠多忧伤。


欢迎扫描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
“衣赐履和金大妞”
读品历史,品读美食。

【三国】被司马光黑化的魏文帝曹丕,其实是一位幽默家
【图片来自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10bet十博客户端 10bet十博客户端,10bet十博app,10bet十博手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